欢迎来到瀚霖国际官方网站!

瀚霖物流

瀚霖空运
专注FBA空运头程运输服务6
咨询热线:
4007-721-012
瀚霖物流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上海号’中欧班列新秀崛起!

第四届中国进口博览会的展台上,大功率冷凝式燃气商用落地炉Condens 7000WP静静地矗立在展台的一角。

博世热力技术中国品牌与市场沟通经理吴霞指着它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台原装进口自德国的智能采暖锅炉是博世热力的“明星产品”;在荷兰刚刚首发后,就马上搭乘着中欧班列“进博号”来到了第四届进博会现场。

吴霞介绍说:“它能精确地进行能源管理,以高效运行确保低排放量,是对当前中国‘双碳’目标的切实响应。”

而这仅是“进博号”搭载产品的众多优秀代表之一。

上海东方丝路多式联运有限公司是此趟中欧班列的运营平台。公司副总经理乌菟子在进博会现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趟中欧班列搭载的货物以欧洲的智能真空喷淋系统、高精仪器设备为主,多为进博会的参展货物,因此就命名为‘进博号’。回程的总货值约为4237万元人民币。”

10月7日,“进博号”从汉堡发出,24日从新疆阿拉山口入境,29日抵达上海闵行站。由于闵行站货场紧邻国家会展中心,为进博会期间铁路跨境电商进口商品较快进入会展中心提供了有利条件。

而在“进博号”到来前,一趟始发自上海的中欧班列“上海号”在历经3周后抵达德国汉堡。由此,上海与汉堡实现了中欧班列的双向运行。汉堡市长彼得·辰切尔在迎接“上海号”时表示,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汉堡是中国强有力的合作伙伴。“上海号”中欧班列拉近了汉堡和上海的距离,是德中贸易往来的一个重要补充。

国已连续多年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双方往来密切,成长惊人。“上海号”密集穿梭,贯通欧亚大陆间的物流,进一步织密了这一网络。

今年恰逢中欧班列开行10周年。10年间,上海周边地区,比如苏州、南京、义乌等地不乏中欧班列的开行。上海缘何要在当前选择开行中欧班列?对此,乌菟子对第一财经解释道:“上海本来就是货源的集聚地。上海开行中欧班列是由市场主导、政府引导的市场化运作,主要是服务进博会、解决上海一些企业的双向来回困难。”

她举例说,疫情当前,有很多进口产品由于海运通道不畅,会优先考虑铁路方向发展,比如高精仪器、进口食品等。“由于食品类产品对时间要求比较高,走海运到目的地的话极有可能变成临保产品。而铁路在时效性方面还是比较稳定的。”

乌菟子曾了解到,很多上海的外贸企业此前为了赶上中欧班列,多选择把货物拉到西安等地去搭乘当地开行的中欧班列,但途中少不了运输的额外成本与潜在风险。“‘上海号’班列的开行,主要还是解周边客户的燃眉之急。”她说道,“其实班列一年开行的运输量可能还不及海运的一艘集装箱货轮,但相比较而言,价格是空运的1/3,时效是海运的2/3。”

乌菟子告诉第一财经,两趟班列顺利开行后,目前很多国内外客户都非常感兴趣,因此近阶段订舱量大增,“我们的平台对国内外所有卖家都开放,且信息公开透明。”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10月起,“上海号”能做到每周一班的发行节奏,返程每月1班。展望明年,乌菟子表示,预计每周开行2~3列从上海出发的中欧班列,也就是每个月至少维持在8列出口,每月的回程做到2~3列。

此外,乌菟子表示,不仅仅是德国汉堡,后续还会根据客户需求,考虑开行中俄、中亚方向的线路。

对于当前中欧班列普遍遭遇的口岸拥堵问题,乌菟子并没有回避。以“进博号”为例,此次上海海关采取了“口岸转关”的模式,而国内其他平台公司一般采取一体化的报关模式,即“口岸查验”。据乌菟子介绍,口岸转关模式是上海海关把所有查验等工作全部完成,在阿拉山口口岸只需核对后放行,“此举极大地减轻了阿拉山口海关的压力”。

2020年,尽管遭遇了新冠疫情的暴发和全球大流行,中国和德国的双边贸易总额同比仍增长3%,约为2121亿欧元(约合1.57万亿元人民币)。其中,德国自中国进口额1163亿欧元,同比增长5.6%,是自2015年以来最大进口来源国;德国对华出口额959亿欧元,同比下降0.1%,中国是其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出口目的国。

上述数据显示,处理设备、电气设备和光学产品是德国从中国进口的最重要商品;同时,虽因疫情导致德国的汽车和零部件出口有所萎缩,但仍为最重要对华出口商品。

而2021年的贸易增势更胜以往。今年前八个月,中德贸易总额同比增长达19.2%。

以德国的贸易和经济枢纽汉堡为例,开行10年来,德国汉堡见证了来自中国的中欧班列数量不断增加,始发的城市不断增多,汉堡已成为中欧班列在欧洲“最热门”的目的地。

汉堡驻中国联络处首席代表潘桦全程参与了两趟班列的筹备。她在进博会现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上海与汉堡迎来35周年友城纪念之际,两趟班列的开行,意义非凡。

潘桦给出的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往来汉堡与中国20多个目的城市的每周可预订班列为232列。

“目前,汉堡始发的中欧班列中,抵达中国目的地最多的城市是西安,其次是郑州。”潘桦说道,“我们当然希望,无论是否是同一个运营商,能有更多的班列从上海出发。汉堡对来自中国各地的中欧班列的期望是一样的,即做到常规化。”

今年,汉堡最大的港口运营和物流企业汉堡港口与物流股份公司(HHLA)以及汉堡港营销协会(HHM)代表汉堡港第四次参加进博会。此次,汉堡港希望在进博会上展示的重点除了中国与汉堡之间丰富的货运线路以外,还聚焦了汉堡港向客户提供的可持续物流解决方案。

“我们很高兴2021年能够再次在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展示汉堡港。在经历了今年初几个月因全球疫情持续而带来的紧张气氛后,我们现在满怀信心地展望未来。这也得益于今年上半年与中国的贸易合作取得了非常积极的成果。”汉堡港营销协会董事长马特恩(Axel Mattern)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由于地理位置特殊,汉堡港不仅承载着海运重任,同时拥有多条连接欧洲腹地的铁路运输网,是德国最大的通用港口和欧洲第一大铁路口岸,因此用潘桦的话来说,中欧班列的到来将汉堡港海铁联运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作为欧洲最大的海铁联运港口,汉堡港很早就能提供水路、水铁联运等多式联运模式。”汉堡驻中国联络处提供的数据显示,2020年,汉堡港通过连接腹地直送货物的水铁联运模式,已占其全部运作模式的50.7%。

马特恩介绍道,目前,每周约有230班可预订的货运班列连接汉堡与中国的20个目的地,这是对每周中国和汉堡之间约15条海上航运线的理想补充。

“汉堡港的多式联运优势非常明显——平均每三个海运集装箱中就有一个始发地或目的地是中国;铁路网又可以直通所有欧洲腹地城市。”他说道,“作为中国通往欧洲的主要门户,汉堡港承担着‘新丝绸之路’海上与陆上枢纽的角色,不仅是中欧之间海运货物流通最重要的港口,也借助深入欧洲腹地的铁路网络连接起了各大经济区,高效、绿色地进一步推动双边商贸往来。”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中欧班列-上海号诞生

排行

加拿大fba空运价格
英国fba空运价格
荷兰FBA空运价格
瑞典FBA空运价格
德国fba空运价格